色情橫流全怪女人不好

色情橫流全怪女人不好

「色情產業」的圖片搜尋結果

各位或許已經注意到情無所不在──網路上、情趣用品店、DVD,連深夜電視節目也無一倖免。儘管這幾年參與情色潮流的女性眾有所增加,色情產業無疑地依舊以男性為主要市場──由男性替男性打造。

有時我思忖,為何會這樣?為什麼廣大的男性會要看遍色情片?最近我靈光一閃,或許女性正是罪魁禍首!也許破壞我們幸福的諸多感情迷思,與欣賞色情影片的男性日漸增多,這兩者之間不無關連。

在闡述我的論點之前,我們先來瞧瞧一個典型的感情情境。首先,在典型的感情關係中,男人和女人賣命工作、打造事業。如果他們有小孩,便得在上班前及下班後照顧兒女。他們必須到托兒所或幼稚園接送小孩,他們也得購物、下廚、打掃、講睡前故事等。好不容易完成白天應盡的全部任務後,大部分人應該已經疲累不堪,只想輕鬆一下了吧。

但是慢著,事情沒那麼簡單,尤其是在女性沒有全職工作的家庭中,因為這時是女人希望小倆口「在一起」的時光,是相處的「黃金時段」。大家都知道,就是談天說地、一起做點什麼的時候。而男人會怎麼做?他當然點頭說好──因為他是真心愛著這個女人,由衷希望做一個體貼的好人──即使在他內心深處,他只想清靜清靜。

「夫妻在床上」的圖片搜尋結果

週末的情況大同小異。男人們只想圖個清閒,但是慢著,事情沒那麼簡單。因為現在,他們理應「在一起」,去做女性雜誌宣稱美人生不可或缺的千百種事情:像是「我們去逛新的廚具和名牌家具吧」、「我們請朋友到家裡吃飯嘛」或是「和孩子們玩樂」……等,而男人會答應──因為他真心愛著這個女人,由衷希望做一個體貼的好人──即便在他內心深處,他只想清靜清靜。

接著暑假到了,男人心想,啊!我總算可以清靜一下了吧!但是慢著,事情沒那麼簡單,因為他生命中的女人已經替兩人擬訂一堆大大小小的計畫,有「令人興奮不已的紐約或巴塞隆納都會之旅」,「咱們去拜訪住在美西的親戚」,或「我們帶孩子們到迪士尼樂園玩個痛快」──也或許是「安裝新廚房的時候到了」。而男人再次點頭──因為他是真心愛著她,由衷想做一個體貼的好人──根本不顧他內心深處的渴望是清靜一下。

然後,假如男人偶爾試圖逃避這些事情,稍微圖到了清淨──哇,他慘了。因為這時,女人會硬拖著他去做夫妻感情諮商,諮商師會跟他說,真的想要琴瑟和鳴的話,他得多多敞開心扉,分享他的喜怒哀樂,並聆聽她的感受(活像他尚未做到一天傾聽女人二十四小時似的),兩人一起做點什麼很重要──就他們兩人。由於他是如此體貼的好人,他乖乖聽話、勉力付出──即便在他內心深處,他只想清靜一下。

然而夫妻感情諮商只是個開端,因為大家都知道,確保感情的持續成長很重要。於是,他生命中的女人開始拖他去參加工作坊、上課,學習正面思考、靈視力、清理氣場、學譚崔瑜伽及其他靈修活動,而他得深深凝視陌生人的眼睛,談論他最深層的感受。由於他是如此體貼的好人,他忠心耿耿地配合著──即便在他內心深處,他要的不過是一點清靜。

相關圖片

可是……等他生命中的女人總算給了他幾分鐘的空檔,他會做什麼?那還用說,他會溜到電腦前面,心臟在胸膛裡怦怦跳跳地投向色情天堂的懷抱!

那的確是天堂。在那裡,在自由又百無禁忌的色情國度裡,他可以與一位或好幾位異性共處,她們沒半句廢話,對他了無期待,也不會脅迫他假如有一兩分鐘他沒有乖乖聽從女人的指示、便要讓他在感情關係中永遠受罪,或硬拖他去做心理治療、上個人成長課程。不,在色情天地裡,他可以放鬆心情由漂亮小姐們作陪,小姐們非常樂意讓他的男性雄風遍訪三處入口,最後將豐沛的子彈嘩地噴灑在她們充滿感激的臉蛋上閃閃發光。

啊……終於清靜一點了!

 

 

色情橫流全怪女人不好續集

如果你看了本章前半篇,大概已經察覺內容其實無關色情。章名大可改為「足球盛行全怪女人不好」或「耗費在電視前的大把時間全怪女人不好」,或代換成男人為了幾分鐘清靜而從事的任何活動。我的初衷是點破更深層的議題。

首先,我們的社會(及世界)不斷無孔不入地向紅男綠女宣揚,我們「應該」擁有或從事千百種事物,人生才會幸福。

在比例中,我選擇從女性承擔超高社會期許的角度檢視感情關係。但各位看得出來,男性本身的困惑不亞於女性。如果這位男性衷心想要清靜,不願搞瘋自己,分分秒秒奮力追求女性雜誌描繪的夢幻彩虹人生,他何不坦率拒絕,與生命中的女人訂立底線?他真的是徹頭徹尾的軟腳蝦嗎?

當然,簡單的答法是:對,他是徹頭徹尾的軟腳蝦。但我想指出這種感情關係中的男人變得懦弱無用,其實有不少原:

一、可能是因為男人同樣相信他們必須擁有千百種事物、從事許多活動,人生才算正常、美滿。他和女人上了同一艘賊船,以致他難以拒絕,甚至顧不了自己真的偶爾需要清靜的空間。

但如果男人沒有完全採納迷思,而且心底深處不想參與這種炫耀式的遊戲,他何不有話直說?他為何不敢說不呢?為何他如此軟弱?

二、想了解他不敢誠實以對、訂立界線方原因,我們必須更深入檢視他的思考方式。如果各位回頭看前一章,便會看出處於這種感情形式的男人,之所以不敢拒絕生命中的女人,是因為他相信,感情世界中最古老也最厲害的迷思:

如果你愛我,你就會順著的意思去做。

他相信,男人如果愛自己的女人(他真的愛),而且是個體貼的女子人(他非常努力地成為這種人),便會對自己所愛的女人幾乎百依百順。

正是這種迷思──在情與愛的世界裡,最強大的迷思之一,令例子中的男人幾乎不可能說不。

如果你抱持這種思想(無論你是男是女),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做?

你可以採取的第一步就是去質疑這條迷思,深入檢視這條古老的信念,瞧瞧它是否有現實的依據。

如果你愛一個人,就一定會對這個人幾乎有求必應,是真的嗎?

如果你是體貼的好人,就幾乎會永遠照著伴侶的話去做,是真的嗎?

如果思辨一番,你大概會發現這些想法統統不是事實,無論在感情關係或一般人際關係中,都一概與現實脫節。畢竟實際情況是什麼?你愛你的伴侶嗎?或許是吧;那你的伴侶對你呢?或許愛吧。你們兩人總是想要一樣的事物嗎?呃,八成不是。你們凡事都抱持同樣的看法嗎?不,答案大概也是否定的。但這就代表你們不想愛、不在乎彼此了嗎?當然不是!你們對彼此的愛以及兩人在瞬息萬變的每一刻的願望與喜好,其實都與對方毫不相干。真相是,你們並非總是想要相同的事物、也不可能總有一致的喜好,而這與是否為一個體貼的好人完全無關。

一旦你將你們對彼此的愛,以及兩人不同的欲望與喜好視為獨立的兩件事,當你的伴侶請你做一件不符合你心意的事情時,要婉轉拒絕對方就容易得多。

但或許你會想:萬一我的伴侶仍舊相信「如果我們相愛,我就會順著她的意去做?」萬一她硬是要我聽她的呢?我該如何拒絕?

兩種拒絕的妙招

如果另一半施壓、要你聽話,而你難以拒絕,我個人最愛的兩種拒拒妙招或許會對你大有助益。這兩種技巧叫「打迷糊仗」和「反問」(出自曼紐爾.J.史密斯〔Manuel J. Smith〕對堅持自己立場的經典著作《當我說不,我會有罪惡感》〔When I say no, I feel guilty〕)。

但先說明一個大前提:要讓這兩招奏效,務必請先了解你的伴侶如何讓你言聽計從。你另一半的腦袋中已經滿載種種迷思,據此斷定感情生活中的「對」與「錯」,以及你們在感情中「應該」與「不應該」做的事。因此她相信,就代表此人不體貼、無情。如果你也相信這一套卻仍然打破規則、向伴侶說不,會如何?這時,你與伴侶兩者都會相信你就是一個不體貼、無情的人。這時你的心裡是什麼感覺?當然是愧疚!那可不好受。事實上,愧疚的滋味相當不討喜,我們人類無所不用其極地都想避免這種感覺──包括在由衷想要拒絕的時候卻答應對方的要求。

因此,如果你的伴侶是有話不直說的人,亦即不擅長坦率地提出要求,那麼問題大概出於她很難嚥下自己被拒絕的事實,因為她擔憂「不」的背後可能的意義。在這種情況下,女人通常會試圖讓你覺得不答應的話會很罪惡,逼得你點頭。她左右你的方法就是讓你相信一且說了「不」,你便打破一條感情的神聖規則,變成了一個不體貼、無情的混帳。

想想吧。大家是否曾經不想答應伴侶的要求──最後卻依然俯首從命?大家為什麼聽話?難道不是因為對方讓你滿心罪惡感,覺得自己是個爛人、不遵守感情世界的優良行為準則?好個絕望的處境!假設你做了自己覺得比較舒服的決定,你會內咎。假設你不做內心認為正確的事,拂逆心意去做不想做的,你心裡還是不會舒服──就像你或多或少違反了自己的良心。

但如果繼續細究下去,你會發現內疚的前提是,你自己也信了感情中優良行為的不成文迷思。如果你不信那一套,就根本不會感到困擾。因此追根究柢,操縱你的人正是你自己!

好,目前為止道理都很清楚了。但在現實生活中,如果另一半提出了你只想拒絕的請求,該怎麼做?如果伴侶依然相信,感情世界中有優良行為準則的「金科玉律」,你要怎麼辦?當她試圖利用批判的手段挑起你的罪惡感,藉此操縱你做出違反意願的事,你要怎麼做?

這時候,「打迷糊仗」及「反問」便是極為有用的兩種技巧。

打迷糊仗

打迷糊仗相當簡單,一旦掌握做法,效果便很不錯。假設你生命中的女人請你做一件事,而你說不要。如果她是有話不直說的人,她的下一步大概會是批評你,希望引發你的罪惡感,然後乖乖聽她的。應對方式如下。與其在挨批時自我辯護,或展開冗長又迂迴的討論,你只要與她「打迷糊仗」。簡單地說,你給她的回應就是承認她的批評或許不無道理,但你的決定依然是「不要」。在此從我的作者生涯裡舉個實例:

女:這個週未我們去森林野餐好嗎?

男:好主意,甜心,可是我不能去。週末我打算寫我的書稿。

女:每次週末你都忙著寫書。(她間接暗示週末老是在忙書稿「不太對」。)

男:也許你是對的(打迷糊仗),但我還是打算在這個週末做我的稿子。

女:你做稿子都做到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渾然忘我。(她迂回地指出忘情工作「不太對」。)

男:也許你是對的(打迷糊仗)

女:可是我們好久沒有在週末一起做點什麼了。(她間接指出太久沒有共度週末「不對」。)

男:也許你是對的(打迷糊仗)

女:你滿腦子就只有自己!)她間接影射替自己打算這件事「不對」。)

男:也許你說的沒錯(打迷糊仗),但這個週末我要寫書。

女:那什麼時候才輪到我們的事?

男:你是指?

女: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以一起去做點什麼?

男:讓我想想,也許下個禮拜我們可以去野餐,找一天下班後去如何?

女:聽起來不錯。

男:也是你是對的!

在這個「打迷糊仗」的例子中,看得出當女方拐彎抹角地批評男方時,男方並不需要自我辯護。他僅僅只需表明自己聽到了女方的說法,並認為她的說法也許正確無誤。例如,當女人說「我們好久沒在週末一起做點什麼了」,男人回答她可能是對的。也許她說得對──但也可能她是錯的。一切端看個人的角度而定。況且,誰能判定時間太久?多久算久?一個月?三個月?三年?全看個人的立場!

「打迷糊仗」還有另一項好處,亦即你同時向有話不直說的伴侶強烈暗示你不在乎挨批,也不認為評斷很危險或可怕。這也暗示了,你坦然接受自己不完美的事實(無論「完美」是什麼)。向另一半傳送這種訊息幾次之後,迂迴的伴侶會漸漸明白這控制不了你。

反問

下一個技巧叫「反問」。這招更能高明地應付有話不直說又愛操縱人的女性或男性,效果尤為卓然。我們剛剛看到一個人試圖逼迫另一半聽話的原因在於自己拐彎抹角。也就是既難以直率地提出要求,又無法接受他人的拒絕。為何受不了被拒絕?只是因為她對於情感、對於「不要」的可能定義,都抱持了許多不真實的迷思。因此,在反問法中,你輕柔地協助對方釐清是哪些不實的信念造成有話不直說的行為,揪出這些信念後,你便能加以質疑,決定如何處理。我們再舉同一個例子來說明,只不過這回改用反問法。

「詢問」的圖片搜尋結果

女:這個週末我們去森林野餐好嗎?

男:好主意,甜心,可是我不能去。週末我打算做我的書稿。

女:每次週末你都忙著寫書。

男:我不懂。在週末寫我的書有哪裡不對嗎?(反問)

女:你做稿子都做到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渾然忘我。

男:我不懂,寫書寫到渾然忘我哪裡不好嗎?(反問)

女:你沉浸在工作裡的時候,就忘掉我了。

男:我不懂,寫書寫到忘了你哪裡不對嗎?(反問)

女:當你忙到忘了我,我會覺得你不再在乎我、不再愛我了。(這才是真相──她真正擔心的事。)

男:親愛的,才沒那種事。我真的愛你,我很在乎你,但這個週末我要寫書。

女:你真的愛我?

男:對,寶貝,我當然愛你。

從例子中可以看出,女人有話不直說的行為源自她擔心另一半之所以拒絕她,是因為他不再愛她或對她失去興趣。經由反問質疑她,男人終於找出她的心結(她的基本信念),接著他便能告訴女人那不是真相。當他沉浸在工作中、忘掉周遭的一切(包括她),並不代表他對她失去了興趣或不再愛她。

檢驗難以拒絕別人的其他原因

除了「你愛我就會對我千依百順」的感情迷思外,還有其他令人難以拒絕伴侶(或生命中其他人)的基本迷思。一個釐清並檢驗這些信念的好方法是,拿一張紙在上面寫下:

我難以拒絕伴侶的原因是因為……

接著,試著列出你所能想到的所有原因。

以下是一些可能的回答:

如果我說不,我的伴侶會生氣。

如果我說不,我的伴侶會傷心。

如果我說不,我的伴侶會不喜歡我。

如果我說不,我的伴侶會離開我。

如果我說不,感覺我很自私。

我不應該只替自己打算。

我應該要有更好的理由才能拒絕。

我應該永遠答應伴侶請求的事情。

我不該變卦。

我應該幫忙另一半解決問題才對。

列出造成你難以拒絕的可能原因後,接著以本書第二部所提到的破除迷思技巧檢驗這些信念。如此一來,你會更清楚自己為何有時難以說不。熟練以後,當你的伴侶提出有違你心意的請求,你想拒絕時,便會自在些。這也能讓你對本章介紹的「打迷糊仗」及「反問」技巧更容易上手。

感情迷思

如果你愛我,你會照我說的去做。

愛就表示雙方永遠意見一致。

前往購買Dr. Love潤滑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