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到「最愛」了嗎?

你找到「最愛」了嗎?

「愛」的圖片搜尋結果

最近有位朋友問到,難道我不會想著找到自己的「最愛」──一位徹底了解我的人,一位我由衷感謝到心心相印的人、與我共享生命及夢想的人。

我回答,我已經找到屬於我的「最愛」啦!

首先,我說我發現「最愛」的那位對象,正是區區在下──我本人。我是與我一天共處二十四小時的人,日復一日,一週七天。我與我夜夜同床共枕、每天早上也一塊起床。我是全天下最了解我自己的人。我是天下人之間與我最心心相印的人。我總是與自己共享生命與夢想──無論我有沒有意識到都一樣。

其次,我接著告訴朋友,我發現對我來說,當下與我共處的人也是我的「最愛」。例如,我向朋友說,現在你就是我生命中的「最愛」。唯有你在此時此刻與我共處,而我們坐在這家湖畔的美麗餐館中欣賞天鵝和藍天,別無其他。五分鐘前,我站在櫃台向女女服務生點餐,我們的視線短暫交會,她便是我那一刻當下生命中的「最愛」。昨天,我與兩歲的侄子在遊戲場玩耍,我直視他的眼睛,那刻他便是我生命中的「最愛」,只有他和我在那超脫時空的美妙魔幻時刻共處。幾天前,我與哥哥養的寵物狗托勒在沙灘慢跑,在那當下,托勒便是我生命中的「最愛」。就只有我們兩個,嬉耍著,上氣不接下氣,沒來由地心花怒放。一年前,當我與美麗的前女友手牽手在沙灘慢步,看著夕陽西下,她便是我生命中那一刻的「最愛」。而下一位得到我注意力的人也會是我生命的「最愛」。

「沙灘漫步」的圖片搜尋結果

你呢?你找到「最愛」了嗎?

你仍在尋尋覓覓嗎?

感情迷思

我的「最愛」是一個除了我自身以外的人。

我只能從一位特殊的人身上體驗到我尋求的愛。

 

 

為何熱衷自我成長的人以女性為主?

若你曾經參加自助或個人成長、靈性圈的講座、工作坊、研討會、展覽或相關活動,十之八九已經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陰盛陽衰,而且女性人數通常比男性高出許多。

而我身為提姆.雷的漫長奇妙歷程也證明確有此事。在過去十五年來,我主講過不計其數的講座和工作坊,地點諸如瑞典的斯德哥爾摩、丹麥的哥本哈根、冰島的雷克雅維克、捷克的布拉格、英國倫敦(甚至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的沙格特),在每一個地方,男女比例平均都是九成女性、一成男性。

若你曾經向自我成長書籍出版商投稿,也會知道這類書籍的編輯以女性居多。尤有甚者,若你向這些編輯詢問核心讀者群又是誰,答案也會是女性,而且所占比例遙遙領先男性!

因此,無庸置疑,熱衷自我成長、「內在修持」(inner work)的女性大幅超越男性,這是事實!

「內在修持」的圖片搜尋結果

但原因何在?

為何感興趣的女性遙遙領先男性呢?女性純粹比男性更能覺察內心嗎?或有其他原因?

以下是我對自助及個人成長領域中陰盛陽衰原因的幾點觀察:

一個原因是,許多女性在坐三望四時經歷過人生危機(見「謝絕三十幾歲的女人」那一章)。面對危機是令人向內心探尋、砥礪心靈的最強大動力,因此,那或許是這麼多此年齡層的女性參與這一類活動、閱讀這一類書籍的原因。

但這是唯一的理由嗎?難道男性不會在生命中經歷危機?男性不也會有情緒惡劣的時候?

對,男人當然不例外。

但果真如此,又為何男性感到不堪時,卻沒有多少人會像女性一樣向內探尋、砥礪心靈呢?我相信一大原因是,在我們這個社會上,儘管我們在「解放女性」及「男性解放」已有長足進步,但熱衷心靈狀態對男性來說依舊是禁忌。目前,社會不太能(或說通常)接受男性談論自己的感受,尤其不能向男性同胞透露,女性卻恰恰相反。若你是女性,社會期許你熱衷內心狀態,允許女性談論想法和感受。

兩年前我與(純男性)足球隊練球時的有趣插曲是個好例子。突然間,一位球員(相當強悍、陽剛的男人)面色如土,停止踢球,他揪著胸口,之後,踉踉蹌蹌地離開球場上更衣室,我們統統袖手旁觀。其他隊員沒跑去關照他,只是繼續練習。我覺得他的舉動未免太奇怪,便去瞧瞧他怎麼回事。結果我萬分訝異,我看到這個大塊頭躺平在更衣室地板上,滿臉懼色。我問他怎麼了,他說焦慮症發作──顯然他不時就會發作(所以他很清楚自己怎麼了)。於是我坐著陪他一會兒,跟他說說話,努力協助他深呼吸、放輕鬆。當他症狀減輕,我回到場中找其餘隊友,問他們以前有沒有前例(我是新人,不太清楚狀況)。他們回答:「有啊,傑克有時候會心悸。」但沒有人敢直視我的眼睛,似乎不願多談。彷彿他們感到困窘──不是自己窘,而是覺得他丟臉!因為焦慮症(一如這位壯漢剛才新口對我說的)感覺是小老太婆才會患的毛病!

是怎樣的想法和信念,令我這位魁梧的猛男隊友對自己的感受如此赧然?為何其他男隊員也難以啟齒?我相當肯定是我們對「男子漢」本色的傳統迷思,導致他們出現那種行為的一大原因。這些迷思可能主張:

「男人」的圖片搜尋結果

‧男子漢不哭。

‧男子漢不流露情感。

‧男子漢心情惡劣就代表他是個失敗的人。

‧男子漢應該頂天立地,堅強無比。

‧男子漢不該脆弱、易受傷害。

‧男子漢不跟人談論自己的感覺(尤其是與其他同性)。

‧男人若是認錯或道歉,便是脆弱的表現。

‧男人若不是無所不知,便是脆弱的表現。

我認為這類的「性別迷思」風行,是造就我們看到多男性對自助及個人成長興趣缺缺的主因。因為不幸的是,這些迷思依然令許多男性不敢正視自己的感受,不能更加覺察自己內心的狀態。

話雖如此,我們也確實在這近幾十年裡,看到社會上對「男子漢」本色的定義出現實質改變。因此儘管仍有漫漫長路要走,但傳統的「鐵漢」(又稱「情緒障礙男」)漸漸瀕臨滅絕──至少在西方社會是如此。也幸好,參與自助及個人成長活動的男性逐漸增加,尤其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世代。現在,有較多男性對心靈活動展露出一些興趣。事實上,在更衣室那次之後,隊友與我開始打開話匣。當他發現我對心靈的領域興趣濃厚,他坦承他也是。他很喜歡研究思想如何影響他及他的生活。

因此我相信──也誠懇摯地希望,在未來幾年,我們可以見到愈來愈多男性參與自助、個人成長、開發心靈的意識工作──直到在一個輝煌的日子,或許當我們參加某個效力強大的個人成長活動,往周遭一看,發現男性超過女性!想想那個場面吧!

前往購買Dr. Love潤滑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