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高潮的極樂

全然高潮的極樂

「特拉維夫沙灘」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對愛最強烈的體驗,是發生在數年前以色列的特拉維夫沙灘上。我喜歡將那一天的體驗稱為「全然高潮的極樂」。那是四月初的春天,在神的故鄉,氣候宜人,和風從海面徐徐拂來。我安坐沙灘上,與海水相距約十到十五公尺,遠離沙灘餐館的歡樂雷鬼音樂(那年間我數度造訪以色列,發現沙灘餐館循環播放相同的音樂,而且日復一日)。想必是晌午時分,我快定安靜地坐著,幾小時都不去做任何事。安安靜靜閒坐一小時左右是我「做過」的事,但不知何故,那天我決定大大延長時間──坐上幾小時!

我說的「閒閒無事」真的是指:

一、不做任何事。沒有「活動」,例如閱讀、飲食或任何事。就是純粹靜靜坐著,睜著眼睛直視前方──注視任何面前的事物。那時在我面前的是沙灘和海,海浪拍打海岸,太陽倒映在海上,旁邊人來人往。我儘量不動,一會兒便換個姿勢──從盤腿坐著、變成蹲著、變成伸腿坐著、變成微微側躺。反正就是感覺最舒服的姿勢。

二、不與任何人交談、不說半句話。完全斷絕言語。

「不與任何人交談」的圖片搜尋結果

三、不在心裡、內在、腦海裡動念。我不是指念頭不在內心生滅,因為念頭當然會冒出來。心念來了又消失,一向如此。而我的本意是指不投入哪一個念頭、攀附著哪個念頭不放。或者講得更精確一些──儘量不攀附任何念頭。也就是說,每回我察覺自己攀附著一個念頭,或是漸漸沉浸在一個念頭上,便立刻停止,回歸坐看一切、什麼都不做的狀態。

四、「閒著」的另一項重點是,我不進行傳統所謂的「冥想」,也就是我不專注在呼吸、持咒或將注意力集中在某處焦點。我允許心識完全自由,不試圖引導思緒。我只是放任心識隨心所欲。或可稱為「不冥想」的冥想!

我靜靜地閒坐,立刻出現尋常的反應。這是我每次靜靜地閒坐都會有的反應。我的思緒彷彿完全發狂,錯亂至極。每個浮現的想法,都在幾然抗拒我的舉動──抗拒「閒著」!

大部分的念頭只是同一個主題的變形,類似這樣:

「這樣、這一刻、現在的狀態不夠好。」

「有比這樣更好的事。」

「更美好的事物將會降臨在別的地方。」

「少了點什麼。」

「現在做別的事會更開心。」

「你得做點什麼(以得到比現在「更好」的狀態)。」

「這完全是在浪費時間。」

「這沒搞頭。」

「你應該做點有用的事。」

「你應該試著達成什麼事。」

……

這些念頭彷彿巨人伸出的手臂從四面八方連推帶拉,試圖阻止我繼續呆坐、「浪費」時間無所事事。依據這些念頭,有太多要緊事值得去做──時間點在未來,地點也是在別處。對,我的思緒確實因為這浩大、無意義地「浪費」寶貴時間而發狂!我大可善用時間做一些更有助益的事、正經事、完成什麼成績出來,如此我便可以比在那一刻靜靜的呆坐更快樂、更完整(這又是我心念的主張)。但無論內在叫囂的思緒如何肆虐、大吼反駁,我繼續只是靜靜坐著,雙目睜開,望著前方,什麼都不做。

每隔一會兒,一個吵鬧不休的痛苦思想便冒出頭,我察覺自己緊抓著念頭不放,便靜靜在心裡使用拜倫.凱蒂一念之轉的四個問題去檢視念頭。

那天在特拉維夫的沙灘上,我首先檢視引發所有沉重念頭的原始念頭──亦即:

「有比這樣更好的事。」

我在腦海提出拜倫.凱蒂「一念之轉」的第一個問題:

這是真的嗎?

真的有比現在這樣更好的事嗎?

對,我想沒錯。

然後我靜堋問自己第二個問題:

你能百分之百肯定真的有比現在這樣更好的事嗎?你能確切知道還有別的事物比此時此刻的狀態更好嗎?

你能百分之百肯定比當下狀況更好的事物真的存在嗎?事實上,世間除了當下還有其他事物嗎?甚至於,有可能體驗當下以外的事物嗎?如果世間唯一存在的事物便是當下,若是沒有時間、沒有過去與未來,如果絲毫不採取行動,若你文風不動,又怎麼可能有比現在這樣更好的事物?如果唯一存在的只有當下這一刻,只有現在,只有這個狀態,更好的事物哪有立足之地?

因此……你能斷定真的有比現在這樣更好的事嗎?

遲疑。

靜默。

不,我不能斷定。

哇!

我真的無從斷定。

有意思……

我接著問自己第三個問題:

當你相信此刻有其他更好的事可以做,一件比現況更好的事,你會如何反應?

我靜默的答案是:那麼,我會嘗試擺脫此刻,脫離現狀,撇下此時此地的狀態。我與當下開戰;我批鬥自己、批鬥萬事、批鬥生命本身。這將令我不舒服。我自己、自己的身體、自己置身之地都讓我不舒服。抗拒就如同身處地獄。我抱持諸多想法,自以為知道怎樣做就能讓生命比現在更美好、知道我需要怎樣的外在環境讓生命比現在更好,而我窮盡一生、全部的工作時間,試圖達成那個理想狀態。理想狀態總是不斷消逝、一閃而過。總是在轉角,總是在最近一道彩虹的尾端。總是在那裡,在別處,不在此處。結果呢?結果我錯過了我唯一擁有的事物,亦即現在的狀態,這一刻。這當下,我便像生了病、發了燒,對生命感到焦慮不適。我壓力沉沉,在哪裡都無法全心專注在當下。我永遠在前往別處的途中。這令我極感艱難、幾乎不可能坐在這裡。糟糕透頂!

當我相信這個念頭,我與人共處時也沒安全感。我對自己沒有安全感,即使我不過是與自己相處,隻身一人。感覺卻差得如在地獄。壓力真的千而重,壓力、壓力、壓力……無論我怎麼努力,我想不出半個可以維持這個念頭而不感到壓力的原因。因為這個念頭就是壓力!

這個念頭──有比這樣更好的事的念頭,就是我全部壓力的根源!

「壓力」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個念頭衍生其他壓力十足的念頭,諸如:「這不夠好」、「若是……就更好了」、「若是……我會快樂些」、「還有缺憾」、「我的現狀並不完滿」、「我得做點什麼」、「我必須有所成就」……

現在問第四個問題:

若是沒了「世間有比現在這樣更好的事物」這個想法,你會怎樣?哇!我應該會像釋出熱空氣的氣球!今我日夜神經緊繃、壓力沉重的所有緊繃、所有心力、所有抗拒將會消逝,煙消雲散,我全然放手。一如在欲仙欲死的高潮,內在的一切全部止息。徹底靜止。不再爭鬥、抗抗、緊繃、嘗試、做事、追求績效或任何事。你會頹軟,整副身軀、每塊肌肉──你的大腦、念頭、情緒、你的心……噢,對,心……那會像是來到心的極致高潮。我會像一條流淌的金色光河,一片「啊」的海洋。痛苦會結束。終結,沒有止境的掙扎劃下句點。投注大量心力的日子會結束,我玩完了。盡頭。結束。然後,我不會再相信若是我達成這個或那個,我便會更快樂、更圓滿、更愉快,這些荒唐想法我不會再予以採信、作為行動的依據。不,那結束了。我走到盡頭了。和平油然而生。我就是和平。

拜倫.凱蒂一念之轉的最後一部分:反轉想法。因此,我將原始的信念全面反轉,得到了以下這個句子:

沒有比這更棒的了!

這是真的嗎?或許更真實呢?

停頓。

沉默。

對!

確實如此!

沒有比這更棒的了!因為真相是,其他的事物不存在!除了現有的一切,其他的都不存在。我(無論「我」是什麼)坐在這裡,一動不動,看著一切的精彩電影及故事經過(睜眼或閉目)。關於提姆的精彩故事述說他從千山萬水之外的家園搭上飛機,來到陌生又洋溢異國風情的以色列拜訪女友……提姆在特拉維夫會見以色列出版商的精彩故事……關於這個或那個的精彩故事。

沒有比這更棒的了!因為無論我的生命有何境遇,我永遠在此。一切都關乎我,一切出自我,也遁回我內在。物換星移,在我周遭變化不定(時時如此),但我永恆不變。我不蛻變。我保持相同。

沒有比這更棒的了!因為如果神是一切,而神是美善(就我所知,天理),那無論當下如何,必然就會是最棒的狀態。沒錯,現下的狀況、此時此刻的一切,必然是最棒的。天堂!若此時此刻不是最棒的,若我必須做某件事、成就某件事、令自己配得上最棒的一切,神便不可能是美善。神若是要求這些,祂便不可能是美善的,因為願意付出無垠、無限、無條件的愛的神絕不會做那種事。神是美善。這點我萬分確定。

沒有比這更棒的了!對。因為當我不相信有比這樣更好的事的沉重信念,不相信我應該做某事或達成某種成就,那麼,便沒有比此時這樣的狀態更棒的了!

我也看出反轉原始信念的另一種方式。

有比現在糟糕的狀態。

對!

我的想法!我的想法比這糟糕許多!我抱持著「有比這更好的事物」的念頭,認為必須去做或達成某件事才能快樂安定,那便純粹是地獄。我的念頭比現況惡劣許多。

我還看出另一種反轉方式。

有比我念頭更美好的事物。

對!這個說法更好!現況,無論當下情況如何,都比我的想法好得多!我只是坐在如天堂的這片海灘,無事可做,不必達成任何成績,永遠完美且安好。現狀遠遠比我思緒所能編織的美好,甚至超越我最狂野的夢境!

以上述四個問題檢視完畢我的想法,細究核心信念──我所有沉重想法之母,之後,我繼續坐在沙灘上凝視海洋。時間流逝,念頭一遍又一遍地興起又消失。我觀察到這些思緒泰半如同所有思緒般生滅,但每隔一段時間,我會察覺自己沉浸在一個念頭中不可自拔,在那個念頭的天地間神遊,不過每一回當我察覺到這種狀況,便會停下來,回歸靜靜坐著不做事的狀態。

儘管如此,意念確實會升起,深深「困擾」我,很難不攀附其上。諸如:「這不夠好」或「你應該找事做」……每次發生,我便再一次靜靜地在心裡以四個問題檢視想法:

這是真的嗎?

我能斷定這是真的嗎?

當我抱持這個念頭,我會如何反應?

沒有了這個念頭,我會是怎樣的人?

將念頭反轉。

接著,我便能回歸到靜靜閒坐。

安靜閒坐一段時間後,我醒悟到決定這場靜坐的初衷,正是我相信如果我能老老實實地安靜閒坐數小時,感覺會比開始前暢快……也就是說,我意識到自己靜坐不做事的動機其實是基於「有比這樣更好的事物」的意念!

醒悟到這一點,我失聲大笑!

太好笑了!

妙不可言!

不可思議,心智可以錯亂至此!我的心智真混亂!

在那一刻,我看得一清二楚,體悟到我想像中比現狀更美好的神奇狀態永遠不會來!

我醒悟到,這便是終極解答──

這便是那神奇的狀態。

這便是最棒的狀態。

對!這就是答案。

於是,我繼續靜靜坐著,不做事。又一次,那些狂風暴雨般的造反意念會升起,吼叫著「你在浪費時間」、「一定要找事做」、「你有毛病」等。

但是,我持續靜坐,讓時間流逝。

在我面前,一幕又一幕輪番上演。人來人往──成雙成對的人、年輕人、老人、男人、女人、小孩……紅塵在水濱流轉。兩隻狗歡快地奔馳而過,看來極為樂在其中。然後我注意到其中一隻只有三條腿。我也注意到這住狗似乎與另一隻四條腿的狗同等的快樂、滿足。三腿狗沒有抱持四條腿比三條腿更好的信念。

而我正如同三腿狗!我不再相信有哪件事物比其他事物更好的想法──也不再相信有什麼事物比當下的現狀更好!

隨著時間流逝,我持續坐在那裡無所事,我開始覺得……嗯……對……相當……和平。其實,我的實際感受有些難以言喻。但沒錯,內心一片祥和,因為我清楚我沒有毛病,我了無欠缺。我知道這便是終極。我知道這便是究竟。沒有更棒的了。永遠都沒有。這便是極致。簡單又明瞭。彷彿我的心境就是和平。倒不是說我的內心充滿和平,而是我的內心本身就是和平。那便是我的本質──和平。對,和平就是我的本質。其餘的一切,那諸多想法、情緒、身體及各種感官的知覺、世界、海灘、路過的人……一概只是我這片無垠和平之海表面上的泡泡。哇!

而我繼續坐在那裡。

其實,我覺得我可以永遠坐在那裡,直到天荒地老,任憑我生命的故事及夢想流過,日復一日,除了此刻,別無其他,就唯有當下。過往或未來的故事一概不復存在。即使偶爾升起,也似乎極不真實,如夢似幻。但現在,在這裡,我試圖將這付諸筆墨……要將當時的體驗化文字卻難如登天。

我依舊坐在那裡。太陽西沉。我靜坐了……必然至少四、五個小時,或許六小時之久。金光灑落大地,明燦燦照著沙粒、沙灘、人、萬物。我確實覺得恍如高潮。彷彿我是極樂。對,那不是我體驗到或感覺到的境界(儘管我絕對體驗到也感受到),那便是我的本質。全然高潮的極樂。我如此放鬆,幾乎坐都坐不直,因此我差不多像高潮時那樣,向沙灘臣服。啊!啊!啊!就在心中,就在腦中。完全爆炸,所有的藩離、障礙、對過去或未來的每個念頭都消失了。消失得一乾二淨,只剩下現狀。只有提姆存在,躺在沙灘上喘息,笑咪咪的,感受著無止歇的高潮。彷彿我的全身、每個細胞和原子,都是極樂,是極樂的金色河流。周遭的一切也都是金黃極樂。神妙之光灑落在萬物上──從萬物放射光芒。萬物美麗如斯。我不敢相信自己竟從未覺察那份美。萬物浸沐在那極致的寧靜、愛、溫柔中,即吏是往昔被我的心智歸類為醜惡或不友善的事物亦然……

彷彿萬物以極緩慢的速度移動。倒不是指比以往緩慢。而是對於有生以來第一次領略到萬物真貌的「我」來說,很緩慢。萬物美到令人無比驚歎,萬物的優雅無法言喻,超脫凡俗,令人讚歎。萬物如何在一首靜寂、神妙的愛之交響曲中漂移移動──車輛、屋舍、人、聲音、人行道、海鷗、垃圾桶、狗……啊……

世界始終如此,一向如此。一以貫之……這就是道。我只是以前沒注意到。

但我現在注意到了。如今我看見了。現在,往昔已結束,我回家了。回到我不曾離開過的地方。家。家就在那裡,我永遠離不開。我就是家,家就是我。

一切如此簡單──心智卻將事情弄得錯縱複雜。

我覺得可以坐上一輩子。我樂於坐到天荒地老。我望向左邊,注意到一個女人坐在不遠處。她對我微笑。我短暫考慮向她放電。對,放電的念頭暫時升起,從我寧靜的表層溜過,然後湮滅。我看出與這相比,打情罵俏無足輕重,微小、毫不重要。我對打情罵俏的念頭一笑置之,又繼續笑──向萬物及每個人微笑。然後我望向海洋,持續靜坐,無所事事。

「靜坐」的圖片搜尋結果

然後我記起那天晚上與一家以色列的出版社有約。我們約好在城中心的一家館子見面。慢慢地,感覺慢得可以,我拿出手機看時間。我大概最好立刻出發赴約。我只想笑,也感到好奇──忖度當事物的推展速度慢得如此美妙,與編輯見面的滋味又會如何。於是我起身。再一次,感覺彷彿萬物以極慢的速度推移。我收拾好東西,提腳上路,慢慢地,一步一步,穿越溫熱的金黃沙灘,走向城區。

好一座精彩城市!我不曾如此戀上一個城市!戀上這一切!一切都美妙到不可思議……我記得自己走過發燙的水泥地、穿越熱氣騰騰的廣場,落日灼炙著水泥,廣場斷乎空無一人,低矮的白色建築圍繞著廣場。感覺美味至極,一切……彷彿可以吃似的,好像可以吞吃下肚,那氣味、聲音、所有感官刺激、色彩──連垃圾、皺巴巴的厚紙盒和垃圾桶、腐爛的水果、舊卡車和老樹、頹蔽的屋舍,以往不曾有任何事物如此明晰、如此生機勃發、如此美麗、貼近、親愛、如此地像我、如此……喔!我好愛那個廣場及廣場裡的一切,我萬分樂意持續穿越廣場,永遠愛著廣場……但我繼續走,慢慢地,一如靜默本身,一如全世界、全部色彩及形狀舞動其間的遼闊浩瀚靜默……穿過廣場、穿過特拉維夫繁忙的迦密市場(Carmel market),又一次,我的步伐溫溫吞吞,讓萬物的光可以滲進我──小攤、水果、蔬菜、帥氣的男人、美麗的女人、街頭小販吆喝著價錢、紛然雜陳的色彩、不可思議的神奇宇宙,我由衷熱愛這一切。多麼美麗!多麼燦爛!多麼壯闊!如此驚人的豐盛!而這一切,都浸沐在這慈愛的金光中。一個女人走向我;就是沙灘上坐在我左邊對我微笑的女郎。現在她又對著我笑了。妙呀!好個奇蹟!同一位美人(噢,她的美令我永生難忘)竟然隨著萬事萬物的流轉再一次與我相逢。我綻出笑容,我們都笑了,彷彿我們都知道沒錯,這當下不亞於天堂。

我繼續走過特表維夫的大街小巷,萬物都沐浴在那神妙的金光中。車輛、店家、街道及奇趣的希伯來文字……我走下一條長長的大道。好,與編輯約定的館子在哪裡?在這條街嗎?也許我應該問路。所以我問了一個女人。她不知道。但是哎呀,她好可愛。我繼續走。三位年輕小姐走向我。我問了她們,完全沉醉在她們的美及她們吐出的話語中。她們非常樂於助人,問了我一些問題,問我是哪裡人。她們給了我極大幫助,我幾乎沒說半個字。我可以站在那裡,跟她們天長地久聊下去,可是,原來館子就在那裡──在馬路對面!謝謝你們,再見,祝福你們,我愛你們。

在館子裡──對了,那館子絕讚──富麗堂皇──裝潢、椅子、輕音樂的聲音、在吧檯的人聲。我的編輯朋友在那裡。在那裡見到他,實在太絕了。他是這場體驗、這一切的一部分。這場冒險真刺激!你、我、一切,這好比在特拉維夫一個普通週四夜晚的一千零一夜!事事都有可能,事事正在發生。他請我到二樓坐下來談,才不會被打擾。餐館老闆是他的好友;這家館子是編輯最愛的一家。老闆一臉和氣。我要點什麼好?什麼都行。太棒了!酒、咖啡、茶、食物、甜點;我覺得宛如王子,這確實是皇室等級的款待。

我的編輯朋友也非常令人讚歎。好美!不可思議,我以前居然從沒注意到,他腕上的美麗銀鍊、深色的鬈髮、抽菸的姿勢;聽他說話也樂趣無窮,比我想得到的任何事物都更令人陶醉。我聽著他談論新書發表會、代理商、宣傳行程……他好美,萬事萬物無不是大美,美到讓我難以嚴肅看待他的任何話。我對未來的所有思緒一度非常重要──然而未來無論任何事物、無論任何一次出書或打書行程都已無法超越此刻、當下,超越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就在此時此刻、就在此地、就在特拉維夫這家館子的當下、在宇宙中央的正中心……對,這就是道!

前往購買Dr. Love潤滑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