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不著,吃不下

陷入愛河裡的人,常被描述是「為愛癡狂」。他們吃不好,睡不好,行為重複,還帶點強迫性質,像是會一天撥上二、三十通電話給情人。

這些行為現在被理解為與血清素過低、催產素過高有關。血清素是一種神經傳導物質,作用是提高我們的知覺感受,對環境有所警覺,並且感到幸福。

憂鬱與飲食失調經常與體內血清素過低有關,而抗憂鬱療法就是力求提高血清素的含量。女人天生就比男人多百分之三十的催產素,又因為體內的血清素不夠高,正可解釋為何女人較容易「為某人瘋狂」,甚至過度著迷。

毛姆說:「愛情是大自然要我們的爛把戲,目的是要延續種族。」

2007年,瑞士貝賽爾大學臨床心理中心的瑟吉.布蘭德(Serge Brand)與同事曾對一百一十三位十七歲受訪者做過研究,其中有65位表示最近剛談戀愛。布蘭德發現,這些愛得死去活來的青春期男女,睡得少,舉止比較衝動,有許多瘋狂念頭和創意十足的活力。戀愛中的青少年會從事危險活動,比如胡亂開車、高空彈跳。布蘭德指出,浪漫之愛初期的青少年表現,與輕薄症患者並無兩樣。換句話說,要分辨出談戀愛的青少年和快要發瘋的人的差別,有時候還挺困難的呢。

如果你曾說過,你愛某人愛到「發瘋」,瘋的部分應該很真實。

★大腦掃描顯示出什麼?

功能性磁振造影儀(fMRI)與腦磁波儀(MEG)等等大腦顯影技術,為了解人類這部分開啟了新視野,研究者得以進行非侵入性的人類腦部觀察。

時間回到2002年,科學界在研究大腦內性與愛的領域,得了很大的動力,因為倫敦大學學院的兩位英國神經生物學家安德烈.巴托斯(Andreas Bartels)與薩米爾.澤基(Semir Zeki)進行了一項研究,對象是一群宣稱剛談戀愛並且愛得很瘋狂的年輕男女。給這群受試者看他們愛人的照片與好友的照片,他們大腦中活躍的區塊,明顯有很大的不同。大腦掃描圖顯示,羅曼蒂克的魅力會刺激大腦部分區塊,讓它接收大量的多巴胺。

記得吧?多巴胺是種神經傳導物質,影響著愉悅感和積極的動力,通常被稱為「幸福荷爾蒙」。大量的多巴胺與腎上腺素會讓人的注意力提升、記憶力降低、過動、少睡,並進行目標導向的行為。當戀人們開始為彼此神魂顛倒時,他們表現出的整個樣子都展現出體內含有大量多巴胺,他們有用不完的精力,不大需要睡覺或吃飯,注意力很集中,對於新感情的任何小細節都感到非常開心。巴托斯與澤基曾比較三種狀態下的受試者,發現不管是被撩起性慾的、感到開心的或者因古柯鹼引起快感的,各種情緒階段的大腦核磁共振影像看起來幾乎都一樣。

★最好面對它吧!你對愛上癮了

瘋狂談戀愛與古柯鹼上癮者的大腦活躍區塊是一樣的。所以,不管你正在談戀愛或者嗑藥嗑high了,感覺起來都很像,也有大腦影像顯示,看著寶寶的母親,與看著另一半的戀人,大腦活躍區塊也一樣。因此,巴托斯與澤基的結論是,浪漫之愛與母愛都與人類永續性相關,因為愛人與寶寶都確保了你的DNA會傳承下去。

★愛與性的大腦地圖

2005年,紐約市愛因斯坦醫學院的神經科學教授露西.布朗博士(Dr. Lucy Brown),與世界最頂尖的生物人類學家,同時也是羅格斯紐澤西州立大學教授的海倫、費雪博士成立合作小組,以大腦核磁共振技術研究十七名年輕男女。這些男女都各自剛開始一段新戀情,並描述自己是「前所未有的愛到發狂」,也就是說他們要不是沉在慾望裡,就是正在經歷浪漫之愛的初期階段。他們的大腦影像提供了愛情背後的生理學解釋:當我們戀愛時,為何感受到那些感覺?被拒絕時為何感到痛苦憂鬱?

這個小組研究了大腦內主管渴望、記憶、情感、注意力的兩個區塊:尾核1與負責將多巴安發送到大腦各處的中腦腹側蓋區2。當受試者看見情人影像時,這兩個地方就亮了。專家小組也將這項資料與另一項研究男性見到女性影像而勃起的資料比對,然後就人類與動物界長期伴侶的結果進行分析。專家們發現,當你戀愛時,你的中腦腹側蓋會分泌大量多巴胺,淹沒整個尾核。然後尾核又送出需要更多多胺的訊息,於是,你覺得更興奮、更開心了。費雪博士與布朗博士也確認,在荷爾蒙的作用下,由瘋狂之愛所引發的感官經驗,類似於藥物濫用者的快感。

研究小組發現,尾核是大腦之中與浪漫之愛最相關的地方,而主管「長久依存關係」的部位,位於大腦的前端與基幹上,即是腹側被殼與蒼白球連接的區域,而引發性慾與性喚起的感覺,則位於不同的區域,大部分位於左腦。重點是,這個研究揭開了大腦關於愛情的神秘面紗,幫助我們以更客觀的角度來了解愛情為何物。

愛情是一堆快樂藥丸混成的化學雞尾酒,沉迷這種雞尾酒的人,現在被稱之為「性上癮者 」。

1Caudate nucleus:大腦基底核一部分,負責處理複雜思緒。

2Ventral tegmental:位於中腦。

前往購買Dr. Love潤滑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