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物癖──善的象徵

戀物癖──善的象徵

「性感小女郎皮鞭」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對情侶雙雙具有戀物癖。在做愛的過程中,他們注意到自己迷戀的對象,而藉此進一步推升自己的興奮程度。「戀物」一詞通常不免令人聯想到極端,甚至病態,還有特定的服裝或生理特徵──例如長指甲、皮衣、鏈條與長襪。不過,以上這些都不是我們這對情侶的癖好。

臨床上,「戀物」的定義是病患達到高潮所需的元素──而且通常是種本質上頗不尋常的元素。戀物癖最早也最知名的研究者,是奧地利裔德籍醫師暨性學家克拉夫特艾賓(Richard von Krafft-Ebing)。在出版於1886年的《性病態》(Psychopathia Sexualis)這部著作裡,他指出了兩百三十種左右的各式戀物癖,包括戀紋身癖(迷戀刺青與穿孔)、戀哭泣癖(迷戀眼淚)、戀足癖(迷戀腳部)、戀肌肉癖(迷戀肌肉),以及戀擰捏癖(迷戀被人擰捏)。

這些極端的例子也許會讓人以為,只有神智失常的人士才會具有戀物癖,但實際上當然不是如此。戀物癖不一定需要以極端或難以理解的方式表現出來。所有人都具有某種型態的戀物癖,只是大多數人的戀物程度都相當輕微,不必藉由我們所迷戀的物品也能從事性行為。就這種較為廣泛的意義而言,戀物的對象純粹只是某種細節──最常見的是特定類型的服裝或身體部位──能夠讓我們聯想到人性中引人渴求的特性。這種熱中的起源也許難以確認,但幾乎總是可追溯到我們童年中某個充滿意義的面向:我們之所以受到特定事物的吸引,也許是因為這些事物令我們回想起某位鍾愛的長輩身上令人喜愛的特質,也可能因為這些事物能夠消解或者協助我們脫童年時期遭受羞辱或恐懼的痛苦回憶。

明白自己在這方面的偏好,應該視為任何一種自我理解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佛洛依德對於夢境的說法,同樣可以適用在性慾戀物癖上:這是一條通往潛意識的道路。

那名男子迷戀某種特定形式的鞋子。在他們當照的約會開始之初,他就興奮地注意到女子穿一雙黑色平實的平底便鞋(也就是通常可見於圖書館員和女學生腳上的那種鞋子,而且女子穿的這雙是義大利品牌瑪尼Marin的鞋子)。現在,他們兩人在床上纏綿,儘管身上都已一絲不掛,他卻問她是否願意再套上那雙鞋子,以便增進他的樂趣。

要說明男子為何對他女伴的那雙鞋這麼感興趣,就必須先闡述他過去的背景。他的母親是一位事業成功的女演員,總是穿著各種浮誇暴露的服裝,而且特別喜愛豹紋、淡紫色指甲油與極高的高跟鞋。重要的是,她也明確表示自己不太喜歡這個兒子。她從來不曾讚美過他,也不曾對他表現過任何關愛,而是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他的姊姊以及她自己的歷任愛人身上。她沒有為她兒子唸過床邊故事,也不曾為他的玩具熊編織過冬季毛衣。儘管男子現在已經長大成人,但女性只要身上有任何特點足以讓他聯想起那位自戀又冷漠的母親,還是不免令他驚恐不已。

男子雖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這種心理狀態卻無時無刻不影響他看待鞋子的眼光,從而左右了他對穿鞋女人的觀感。舉例而言,他今晚的女伴若是穿了一雙布拉尼克(Manolo Blahnik)或吉米.周(Jimmy Choo)品牌的高跟鞋,這場約會說不定會有完全不同的結局:就算他們兩人最後還是上了床,他也可能落入不舉的下場。不過,女子穿的那雙便鞋卻是非常完美。那雙鞋子集合了男子在愛情伴侶身上尋求的種種特質。在那兩隻二十二公分長的精緻皮質鞋子當中,他察覺到的正是自己理想中的女子:冷靜、明智、節制、端莊、樸實,而且和他一樣帶有一點羞怯。他可以和這雙鞋子的主人做愛,但在情形許可是或必要的狀況下──例如女子到外地出差,要求他幫她看顧房子──他也可以輕易藉著這雙鞋子而達到高潮。

而另一方面,女子也有她本身的戀物癖。她很喜愛男子所戴的錶,是一只老式的二手手錶,有著陳舊的皮帶。在他們做愛的時候,她的目光一再投向那只手錶,甚至一度把男子的手腕緊緊夾在她的雙腿之間,感受金屬與玻璃貼在她肌膚上所帶來的快感。那只手錶和她父親以前戴的手錶是同一種款式。她的父親是一位優秀的醫生,為人和善又風趣,但在她十二歲那年就不幸去世,而在她心中留下了一個無可彌補的缺口。因此,她成年之後喜愛的男人,總是多多少少帶有和父親一樣的特質與氣味。看到男子手腕上的手錶,她的乳頭就不禁變硬,因為那只手錶傳遞了一道潛意識的訊息,顯示她的新愛人可能與她這輩子最仰慕的對象懷有某些相同的特質。

談到手腕上的物品,男子在這方面也有另一項戀物癖。他初次吻了女子之後,發現她的左腕戴著一個橡膠手環。克拉夫特艾賓從來不曾探討過這種現象:至今醫學上還沒有所謂的戀手環癖──但這只是顯示了戀物癖的研究領域有多麼不成熟,還有多少現象等著研究人員發現(色情業者也同樣還有許多發揮空間,因為目前出現在色情網站與色情影片當中的戀物癖,比起實際上令我們感到興奮的各種事物,只不過占了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還有許許多多的網站等著有心人士建構:簡單舉幾個例子,有人因為羊毛衫而興奮,有人因為看到別人臉紅而興奮,有人看著別人開車就會興奮,也有人因為看到別人讀書而興奮)。男子喜歡女子手上的橡膠手環,因為她戴著那個手環的態度似乎帶有一種促狹、隨興、中性又健康、陽光的意味。戴著這樣的手環,顯示她不盲目跟隨時尚,有著一顆自由奔放的心,不怕穿戴廉價的物品。再一次,男子之所以對那個手環感到興奮,原因是那件物品能夠讓他擺脫母親的陰影,因為他的母親只會佩戴昂貴的首飾(其中許多都是由他父親以外的男人所買的)。

「首飾」的圖片搜尋結果

柏拉圖的《饗宴篇》裡記載了蘇格拉底在一場晚宴上對於愛情的著名探討。在這場探討中,卻出乎意料地可以找到一段對於戀物癖的解釋──這段解釋儘管引人入勝,但無疑是無心插柳的結果。柏拉圖以亞里斯多芬(Aristophanes)做為他的代言人,提出了後來被稱為「愛情階梯」的理論,指稱我們透過視覺而受到吸引的事物,終究會引導我們偏離視覺體驗,偏離物質世界,而進入一個更為廣泛的正向範疇,也就是柏拉圖所謂的「善」。這種將物質世界與理性及德行世界連結起來的階梯概念,可以用來平反我們的戀物癖,將其解釋擴大於性慾範疇之外,而不再只是一種不值一提的微末事物。在柏拉圖的哲學思辨下,一雙美觀的便鞋、一只高雅的復古手錶或一彈性手環,將不再被貶抑為毫無意義的物品,只能引發無關緊要的慾望。自此以後,這些物品以及我們迷戀的其他所有對象,都可以被視為一種引導物,指引我們爬上一道階梯,通向我們在別人身上最鍾愛的特質。這些物品之所以會讓我們感到興奮,原因在於它們是善的象徵。

前往購買Dr. Love潤滑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