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現實以後,誰還需要「許下終生」?

認清現實以後,誰還需要「許下終生」?

相關圖片

有時候,讀者看到我質疑我們集體的感情迷思後會問:「可是提姆,那『許下終生』呢?許下承諾並信守誓約呢?兩人許下約定、規劃未來呢?」

聽到這種問題,我的反應是:「認清現實以後,誰還需要『許下終生』?」

請用片刻時間思考一番,然後再老實回答我──如果你與心愛的伴侶果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你們是推心置腹的朋友,隨時天南地北無所不談,而且由衷喜愛與對方作伴,你們分道揚鑣的機率是多少?

微乎其微,對嗎?

反過來說,即使你與伴侶「許下終生」,決定廝守至死,若你們相處時覺得乏味到家,無法真的深入談論重要事物,而且其實受不了彼此,你們會繼續永遠相守嗎?機率是多少?

微乎其微,對嗎?

「可是,」你或許會說,「難道兩人就不能向彼此擔保會長相廝守,共度餘生,絕不移情別戀?難道就不能到一座名為教堂的特殊建築,一人身穿長長的白色禮服,另一人穿黑色禮服,兩人在第三者的主導下完成『許下終生』那回事,而這位第三者配戴白領帶,從一本有數千年歷史的書中宣讀聽起來很莊重的文句,同時雙方的親友在場觀禮?」

當然,答案是可以!但若是我們稍微回歸現實,便不得不承認那實在有點荒唐,畢竟在那座偉大建築中的每個人(包括配戴白領帶、手持數千年歷史大書的那位肅穆人士)都對真相了然於心:小倆口再怎樣鄭重許諾,他們都會廝守到不再廝守為止!

這便是真相。

他們或許會維持一個月、一年、十年,甚至是他們的餘生。但站在教堂時,沒人說得準。同樣的,這是事實。

從某個角度來說,舉辦婚禮的荒唐程度,不亞於與你的莫逆之交舉辦盛大派對,邀請所有認識的人出席,然後鄭重地在全部人面前立下誓言,你們兩人永遠是摯友,直到陰陽兩隔!這場派對或許會很盛大,至於其他的部分……

「但是,」你或許會反駁,「『許下終生』不是可以減少兩人出軌、移情別戀的機率嗎?」

同樣的,我的反應是:「擁抱現實以後,誰還需要『許下終生』?」

若你與另一半真的是廣闊天地間最親密的朋友,無話不說,由衷地喜愛彼此的陪伴,你們其中一人變心的可能性大不大?

極低,不是嗎?

相反的,若你與伴侶相處時百般無聊,也無法坦言自己的感受──而且到後來,可能根本受不了彼此──即使你們在教堂或市政廳宣誓過彼此忠誠,你們其中一方哪天與別人在一起的機會是多少?

頗大,對吧?

這又牽涉到另一條關次感情的陳年迷思:我對於人生及感情應該怎麼走的想法比實際情況更好。也就是「若是我的伴侶不移情別戀,對我最好」的信念,或是「若是我的伴侶不離開我,對我最好」的信念,或說是「若我的伴侶與我天長地久,對我最好」的信念。

但當你思索前述幾項信念,你真能斷定這些想法沒有錯嗎?你真的知道,在這當下或未來,什麼對你及你的伴侶最好嗎?你能百分之百肯定,你們的感情在走到盡頭後結束,不是對你(及你的伴侶)最美好的一件事嗎?而你們感情的盡頭或許就是現在或下個星期?

請回想一段結局不如你意的往日戀情。接著瞧瞧,你能不能平心靜氣地找出至少三項──如今生命因為揮別舊愛而更美好的堅實理由。你應該隨便都找得到三條鐵打的理由。

耐人尋味吧?

好,現在你還能斬釘截鐵地斷定,自己想像中的人生──以及感情──應有的樣貌,真的比實際發生的事更好嗎?

我說過了:認清現實以後,誰還需要「許下終生」?

「可是有了孩子以後呢?」你或許會問,「難道不必靠『許下終生』約束彼此嗎?」

對此,我要說:嘿!如果你一歲的孩子肚子餓得哇哇哭,無論你有沒有伴侶,你走出家門、一去不返的機率是多少?

大概是零,不是嗎?

所以說,認清現實以後,誰還需要「許下終生」?

「那麼擬定計畫、約定未來的事呢?若是沒人知道未來會如何,而現實永遠勝出,那是不是表示不能擬定計畫呢?我是說,難道我們不能約好在星期五晚上七點吃館子,或在一月去馬爾地夫度假,或是購屋,或是一起生個孩子等?」

「擬定計畫」的圖片搜尋結果

答案是可以,當然沒問題。約定與計畫,諸如預約在星期二下午三點做頭髮,並不是我們替彼此添麻煩,而是省事的做法。但重點在於,無論我們擬定多少計畫與約定事情,真相是沒人知道明天、下禮拜、明年的狀況會如何。我們連從現在起算五秒後會發生何事都不得而知。

這便是現實。

但擬定計畫與約定事情絲毫沒錯。唯一會構成問題的是當我們冥頑不靈地死守計畫與約定,拒絕向變化不定、無從預測的現實臣服,然後我們才會出狀況、痛苦不堪。尤其是如果我們過度投入對未來的計畫,徹底忘掉好好生活,享受我們唯一一件真正擁有的事物,而在感情世界中,那便是此時此刻我們兩人在一起。此刻。現在。當下。

害怕被拋棄

「害怕」的圖片搜尋結果

若是閱讀至此令你沮喪,當你思忖世事確實無常、認清真相就無庸許諾終生,而你心裡對這個真相老大不舒服,或許便你有更深層議題要探討的跡象。這可能顯示你有被拋棄的潛藏恐懼,或你害怕獨自一人,或你害怕自己沒有獨立生活的能力、無法照顧自己。這樣的恐懼司空慣見,也是建立在對生命本質的基礎誤解之上的恐懼。在本書第二部分的數個章節,我會一一探究這一類的恐懼,並且建議幾種做法,讓各位可以學習怎把自己照顧得更好──無論有無伴侶,一體適用。

感情迷思

「許下承諾」(例如婚姻)會提升我與伴侶長相廝守的可能性。

「許下承諾」(例如婚姻)會降低彼此不忠的機率。

我知道什麼對我的伴侶最好。

我知道什麼對我自己最好。

若是我的伴侶不與別人在一起最好。

若是我的伴侶不離棄我最好。

若是我不離開伴侶最好。

人事物不應該改變。

不可能同時愛好幾個人。

若是我的伴侶愛上別人,我能得到的愛就會減少。

若我愛上別人,我能給伴侶的愛就會減少。

 

 

「至死方休」的感情才算成功?

一天,我與一位客戶坐著面談,協助她探究她對前夫的想法。她與前夫數年前離異,之後她始終覺得他們的感情(十年婚姻,有三個可愛的小孩)很失敗。

我問她何以認為他們感情失敗,她望著我,彷彿我腦筋未免太鈍。她說,答案顯而易見,因為感情結束了。

我問她,那她在步入婚姻之前的舊情是否也算失敗,她說對,舊感情也都失敗了。因為若是感情走到告終的地步,必然就是代表失敗。我的客戶相信,唯有「至死方休」的感情才算成功。

當然,不止她一個人抱持這種信念。其實,大部分人或多或少有同樣類似的遭遇。這個信念還包括一些可愛的附屬認知,諸如:「感情愈久愈好」、「擁有長期感情的人,比談過幾段短暫感情的人快樂」等。

當這些信念存在心中,可能招至極為不快的後果。以我客戶這樣的人來說,他們曾經終結舊情,於是常因此覺得自己的感情失敗。對其他人來說,這個信念使得他們守著不愉快的感情或婚姻,無視兩人貌合神離,感情已經無以為繼。

但這個感情的強大集體信念是否屬實?符合男女相處的實際情況嗎?這條信念最初是怎麼來的?

相信感情一旦結束(無論是三個月、三年或三十年)便算失敗的一大原因,或許是因為極少伴侶會在情投意合時分手。大部分伴侶分手的時機是感情已經再也走不下去了或同床異夢的時候。鮮少聽人說感情結束是因為:「我們感很和諧──你知道我們是最要好的朋友、性生活很棒──所以我們決定分手!」不,大部分人不是言樣的!

因此不難理解,有多少人認為感情一旦結束,便算失敗。這也是因為我們傾向記住感情走不下去的分手時光,忘掉我們曾經共享過快樂的數月或數年。

導致這條信念會出現的另一項有力因素,可從基督徒的婚禮誓言找到:

「你────是否願與────結為合法夫妻,從今爾後無論好壞,無論貧窮,不分疾苦安康,都相愛相惜、至死方休……」

但這些話對於二十一世紀生活及現代感情的樣貌有多少關連?

在此比較現代男女的生活樣貌與這段婚禮誓言出現的時代(這段廣泛使用的婚禮誓言出現的確切年代不明,但資料顯示,可回溯到附近兩千年前使徒保羅的男女觀念):

‧稍微查一下資料,便會發現這段婚禮誓言問世時的女性並沒有自由可言,無法獨立,對男性來說,女性或多或少只是一件貨品。婚禮僅僅是男士間敲定的一樁商業交易。「我會給你十頭公牛和八十隻雞,來交換你的次女」,「至死方休」這句話只是拐著彎說,女方從現在起到死前都是屬於這位新婚丈夫的財產(當年可沒有「離婚」這回事)。

‧相比之下,現代女性(至少在西方)開創人生的自由度不亞於男性。她們可以決定和誰談戀愛,若對感情不滿意,她們也可以主動喊停。

‧這段婚誓出現的年代,人類的平均壽命也比現代短得多。因此,「至死方休」所要求的廝守歲月,可沒現代那麼長!如今,我們的生活水準提升,「至死方休」可能真的極為漫長!

‧另一項重大的今昔差異在於,由於我們的壽命長,現代男女在一輩子中通常會經歷幾次「輪迴」。不但許多人在一生中會經歷幾份工作、甚至事業,也有許多人的心靈層次飛快提升,感覺如同我們在區區一輩子便經歷了幾段「生命」時期。那為何感情不能一體適用呢?

看得出來,現代生活的樣貌與婚禮誓言問世時的社會運作形態天差地遠。

若在變化無常的感情關係中好好接受現實,我們又會有何感覺?

若將你對事業的看法套用到感情上,感覺如何?說到事業,你大概覺得經歷各種階段與時期都很正常──你會更換工作地點及同事。當你踏進新的事業領域,你未必會認為舊的事業領域很失敗,大概只會認為自己已經成長,改變了軌道,現在想嘗試新的領域。

那麼,若用同一套觀點看待感情終止,你感覺如何?如果將分手視為自己已經接收到舊感情為你奉上的禮物與課題,如今準備好印接新的開始,嘗試不同的選擇,而且說不定是更美好的選擇呢?亦即,如果你把終止的感情視為圓滿,如實接納那段感情的點點滴滴,並將之視為成功──而非只是因為感情終止,便判定為失敗呢?

感情迷思

至死方休的感情才算成功。

感情愈持久愈好。

長期經營一段感情,要比幾段短暫的感情好。

前往購買Dr. Love潤滑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