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只愛選擇題,不愛簡答題

女人只愛選擇題,不愛簡答題

女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習性,那就是愛問男人是非題,而且都是一些愚蠢又沒有滿分答案的問題。例如:

「你愛我嗎?」

「有多愛?」

而她們自己呢?則是只會回答選擇題。所以,男人如果問女人一些需要複雜的邏輯思考的問題,等於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自找麻煩。

比如說,小老弟阿倫說他跟他女朋友約會常常都不歡而散。他也不知道是哪裡出問題了,每次他問女友小文:「晚餐想吃什麼?」她就想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決定吃日本料理,走到店門口,卻說:「還是改吃點熱的東西好了。」於是,轉往火鍋店門口,卻又說:「太浪費時間了……」於是兩人轉往速食店,好不容易在麥當勞找到位子坐下,她又嘟著嘴說:「你想要我肥死嗎?

我說,阿倫未免也太不了解女人了,女人是最優柔寡斷又猶豫不決的動物,要她做決定,那你就要有餓死的準備。但也不是叫你全然自己作主,不必尊重女人的意見。

最好的做法是,當你和女生一起上街,應該先安排好固定選項給女人選。例如,想約女人一起去看電影時,你應該要說:「有一部新上檔的浪漫喜劇片,要一起去看嗎?」而不是說:「妳喜歡看哪一部電影?」

因為女人會把事情複雜化,一件簡單的事情她可以瞻前顧後,左思右想而做不了決定,一下子怕你不喜歡,一下子又是她不滿意,怕這怕那的,到了最後,女人會被自己的反覆搞得心煩意亂,男人也會筋疲力盡,兩人難得的約會就會不歡而散。

所以說,男人要在心裡勾勒好幾個藍圖,讓女人選要哪一個,而不是拿給女人一張白紙,要她畫好一張圖。

然而,事情反過來,女人問男人的是非題,都是所謂的絕對是非題,例如:「你覺得我穿這件衣服好看嗎?」「你有沒有覺得我最近長胖了?」

類似這個問題,就是給你兩個選擇,「YES」或「NO」,但實際上你的答案就只有一個:女人一定是美的,一定是不胖的!

男人也許會覺得女人很麻煩,她們為什麼不把想要的、心裡真正的念頭,用白話文向男人說清楚,而老要搞猜謎遊戲呢?

老實說,不管男人怎麼回答,要找到讓女人滿意的答案,幾乎不可能,那怎麼辦?那就只好顧左右而言他,用你的幽默轉移焦點。比如說,女人最愛問:「在我以前,你有過幾個女朋友?」

你可以回答:「我以前有過兩個小老婆,」觀察一下女友的神色,然後接著說:「一個托兒所,一個安親班!」這樣一來,讓她一驚、一喜,也就忘記了問問題的初衷,反而沉浸在你的幽默之中了。

凡事聽媽媽話的男人,最讓女人討厭

很多男人都只知道關心女人最愛哪種男人,而忽略了女人最討厭哪種男人?這是個至關重要的大問題。很多男人說:「女人討厭男人比她矮!」「女人討厭男人禿頭!」「女人討厭男人有狐臭!」

其實這都不重要,一旦女人愛上了你,就算狐臭她也會覺得比古龍水還香。只有一種男人,會讓女人痛恨兼唾棄,那就是「媽媽BOY」。

所謂的「媽媽BOY」,就是很聽母親話的男人。不!不能說很聽,而是唯命是從的男人。

「我媽說天氣會轉涼,要帶件外套。」

「我媽說妳手臂太粗了,不要穿細肩帶!」

「我媽說結婚以後最好住附近,互相有個照應。」

「我媽說……」

如果你是個標準的「媽媽BOY」,身邊的女朋友也還沒跑掉,請你務必要好好珍惜她,因為這種稀有動物再不好好保護,以後就要絕跡了。

根據我長年的觀察,女人最怕三件事:一怕男人不聽話(不聽她的話);二怕男人沒擔當;三怕男人不幫她。「媽媽BOY」正好綜合了女人的三怕於一身:「媽媽BOY」只聽媽媽的話;遇事沒肩膀,等著媽媽扛;女友和媽媽一定站在媽媽那一邊,誰叫「百善孝為先」呢?

所以,如果有三個男人等著讓女人挑,一個是死人,一個是瘸子,一個是「媽媽BOY」,女人肯定拉了瘸子就去公證。

對此,其實真的不能怪女人。女人之所以對於「媽媽BOY」存在著十足的危機感,來自於對「婆媳關係」的恐懼。婆媳關係是宇宙中最難搞定的人際關係,就算你是溝通大師或口才天王,也未必能夠擺平。

人生是歷練出來的,奉勸「媽媽BOY」的男人們,在女朋友和媽媽之間絕對不能「選邊站」,否則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兩邊都不討好。

想起我一個大學同學阿文,曾經拿了一件上衣送女朋友:「這是我姊新買的,我媽說顏色太豔,不准她穿,所以要我拿給妳。」

阿文拎著衣服,落寞的回家跟他媽原音重現,他媽氣得差點腦充血:「竟然敢吼我兒子,什麼東西!」

從這件事中,可以得到兩個啟示:一、阿文可以得到「口才最笨」冠軍;二、如果阿文只講:「這是我姊新買的,送妳。」結局是不是就不一樣了呢?

那麼,男人難道就呆呆的看兩軍交戰嗎?當然不是!夾在女友和媽媽之間,你的一句話可是至關重要,你必須充當潤滑劑來搭起兩的橋樑。不過,首先要做的,就是你必須先改掉「媽媽BOY」的口頭禪,什麼都能說,就是不能說:「我媽說……」

潤滑液更多文章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