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與性慾特質x之二

貳、寫作及閱讀本書的理據

本書為一個相當重要的思想領域,提供一個解釋性的概論。該領域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其思考著所有人類生活範圍內的兩種快定性元素:性與權力。這本書著重於性(包括了性別/性慾特質)的批判性社會政治分析。此一性別/性慾特質理論的跨學科領域主張,性乃是人類組織中不可避免的事,亦即它是政治的,也是與社會優勢地位與附屬地位有所關聯的,而且是可變的。在這個領域內所從事的理論構架與寫作,均關注於權力如何在性別與性慾差異的形構過程中被組成,而又如何在其中得以長存。這些理論家與思想家們因此也去重新評估「主流」知識,相形之下,主流知識總是理所當然的將性在社會關係中的重要性給邊緣化了。在這樣的背景下,性別/性慾特質其實是性別/性慾特質政治的簡述,而性別/性慾特質領域中的理論家/思想家們,也被認為是從事於將該政治意涵予以理論化的工作。

在寫作本書時,我的核心關懷在於使用興趣質問性與權利兩者關係的讀者,得以去接觸某種專營性別和性慾特質的文本,並且去勾勒出該領域中的主要「學群」或次領域,亦即女性主義、性慾特質及陽剛特質,我的目的是以一種扼要的方式呈現此領域之系列理論取徑的廣大生命力與範圍,並以一種謹慎的圖圖去反對偏狹,而不是只特別著重在這些問題與這些次領域中的某一面向。對我而言,去瞭解性別與性慾特質及其相關次領域在理論上可能的相互連結與重疊,以及理解這些理論間的歧異點同樣都有諸多益處。因此,我力圖去提供(在單一文本明顯限制的的範圍內)一種綜合的觀點,也就是我在一開始即已指出的,將性別/性慾特質視為一種領域的這種概念。

我認為這個領域是由許多可辨識的元素(像是一項特殊的主題、一種批判的以及改革導向的立場)所標示出來的。然而也必須承認的是,這個領域既非不證自明,也不容易讓所有作者都能接受我對其作品的詮釋。有某些簡要的例子或許能用來說明與我的解釋相關的爭論方例如,一九六○年代至一九七○年代之間的女性主義理論家們通常會認為或假設,性慾政治確實建立了一個可辨識的學科或領域。性別階層制度(由男性特權體制所標示)無可避免會與針對性慾特質及異性戀社會體系(即異性戀特權體制)的分析連結在一起,以至於前後兩者常會相伴出現;傅柯(Michel Foucault),這位對性別/性慾性質領域之理論化有深遠影響的學者,也以將性別與性慾特質予以連結的方式來使用「性」(sex)和權力的「技術」(technologies)等術語(Foucault, 1978: 141, 153)。迪李奧納多與蘭卡思特(di Leonardo and Lacaster, 1997),《性別/性慾特質讀本》(The Gender/Sexuality Reader)的兩位編撰者,描繪了一種致力於「性別與性慾特質關係」之批判性分析,且歸屬於「性慾體現」這個標題之下的廣大領域。再者,其主張絕大多數的性別理論家(在女性主義及陽剛特質領域內)持續地將性別與性慾特質理解為歷史上的而非本質上的強烈連結(Jackson, 1998b; Nielsen et al., 2000)。另一方面,部分通常被認為不是專門定位於性慾特質研究的學者,則對這樣的推測抱持相對保留的態度。酷兒理論家,尤其駁斥性別與性慾特質必然會被連結在一起的任何主張,而傾向於忽略或否充性別這個概念(Martin, 1996; Hausman, 2001)。

這些爭論指出性別/性慾特質領域,絕非是一個可預見的結論。事實上,李察森(Richardson, 2001)曾經指出性別與性慾特質之間的關係,已經至少被以五種不同的方式所理論化,有的將其中一個概念納入另一個之下,有的不認為這兩者是可被區分的,以及認為兩者在邏輯上是有著個別不同的看法。但同樣地,我認為基於幾項重要的理由而有必要去宣稱性別/性慾特質乃是一個在發展過程中的領域。這個正在理論化的領域,可以在許多作者(包括上述的那些作者)為性別與性慾特質之間所建立的持連結中被發現。例如,酷兒理論家們(他們駁斥在性別與性慾特質這兩個術語之間,具有任何固有的連結)便在單純假定常態的性別與性慾範疇就「如同馬匹與馬車般」這麼自然的結合在一起,進而產生了對異性的異性戀吸引力的這種社會實踐脈絡中,進行這的工作。針對性別與性慾特質之間有某種必然的或本質的連結此一概念提出批評的過程中,酷兒理論不斷地喚起性別與性慾特質的相互參照。這種持續相互影響的例子出現在由惠特爾(Stephen Whittle)撰寫收錄在一本名為《混和性別》(Blending Genders)書中的〈性別該死的或該死的性別?〉(Gender fucking or fucking gender?)一文中,生動地反駁一些性別的論點(Ekins and King, 1996)。

性別與性慾特質之間牢固的連結(至少是在現行的社會實踐中)是被公認的,即使是那些奠基於否認其本質連結而發展出來的另類政治取徑亦然。然而,這樣的連結並未窮盡他們之間更多的相互連結。例如,郝斯曼(Hausman, 2001)認為儘管變性(transsexual)/跨性別(transgender)議題現在通常被納入酷兒理論的範圍中來加以討論,但這些議題也是性別研究相關理論的焦點,卡利菲亞(Califia, 1997; 245-280)注意到性慾特質研究中有許多評論者是以變性慾主軸,且特別在捨棄性別的議題上,強烈地拒絕了酷兒論證。有些在陽剛特質研究中關注變性議題的作者也響應上一論點(參見Halberstam, 1998)。此外,女性主義者與研究陽剛特質的學者們,在質問異性戀常規性時,通會利用特慾特質作者們(包括酷兒理論家)的見解。更為顯著地是,某些思想學派完全不將性別與性慾特質區分開來。精神分析理論家以及那些受法國理論影響的學者,經常使用「性慾特質」或「性」等術語去含括其它那些會稱之為「性別」的術語(Jackson, 1998b; 132)。這可以被見為即使是在被否定的時刻,性別與性慾特質理論之間緊密且複雜的連結是存在已久、且豐富多產的,並且藉由女性主義、性慾特質與陽剛特質這三個次領域之間不間斷的對話,而得以實質地延續。

最後,性別/性慾特質理論可能會被視為一種受到諸如大學教學計畫等制度性形式的審查而尚在發展過程中的領域。在研究這些施行於英國、紐西蘭、加拿大、美國以及澳洲的教學計畫之後,我明顯地從中發現性別與性慾特質幾乎總是(儘管是不穩定的)相互連結著。那些專注於性別與性慾特質批判性分析的學系或研究中心對這兩者均予以關注。因為這些學系或研究中心大部份都生成自女性主義者的研究工作(特別是關於婦女事務的理論化),且確實仍受其所支配,通常這些女性主義者所提供的分析,會被視為既是依附在性別成規之下,卻又仍保持(經常是心懷感激地去擴展)長久以來對性慾特質投以關注的傾向。致力於陽剛特質研究的教學計畫,逐漸地增加對性慾特質的關注,與此同時,性慾特質研究計畫則探討那些至才是在爭論性別問題的作者們。倘若女性主義者、性慾特質或陽剛特質徹底的脫離彼此,那麼在這樣的趨勢之下將會導致現行理論鍊結的裂解、意義上趨於窄化,以及更排他的政治性「對話」。本篇概論打算去提出這三個次領域的當前交戰,以及彼此之間的衝突點。

參、方法論取徑與本書架構

我的目標是透過一種分析性的調查,對整個性別/性慾特質的理論領域提供一種廣泛的但簡明且生動的解釋性指南。我針對這項分析工作所打用的方法,一併使用了沿著理論範圍所形成的連續體,以及主要理論趨勢等這兩種概念。關於理論連續體以及重要趨勢的說明,由對特殊研究取徑、思想家及論辯的參照而予以脈絡化的。有時這會涉及對個別文本,和/或特殊議題的一種近距離關注。藉由可讀性以及讓讀者得以產生自己的判斷這種雙重要求,我被引導去發展這樣的一種形式。和席德曼(Seidman, 1993; 135-7; 1998:11)一樣,我也認為關於性別/性慾特質的書寫,可以對學者和公眾的生活做出貢獻。此外,我分享了麥德蒙(McDermott, 1998)對文本的一個潛在的樂觀看法,像是將文本想像為動態產物,不但轉化了理論化另類社會觀點所帶來的緊張,而且也遠離了議題的設定,而得以匯集更為廣泛的反思與論辯。在這基礎上我採用了一種方法論的取徑和組織的結構,並非直接的提出,而是經由一重關懷而被牢固的形塑,更重要的是,這能協助讀者你在性別/性慾特質領域中,權衡及評估不同的理論趨勢。我以預留讀者批判性反省空間為目標,來審視這些理論與思想家的批判性議題。據此我審慎地採取一個開放性結論的風格,而不是那種建議你該去思考什麼的絕對權威,一種過度判斷的或指導性的模式,現在我將簡要的羅列本書所主要使用的三種方法論工具,亦即連續體(continuum)、主要理論趨勢(major directions),以及易於理解的質問風格(interrogatory accessible style)。

在性別/性慾特質理論的範圍內,我採用一種連續體概念的方法論策略,從強烈的現代主義(Modernist)到強烈的後現代主義(Postmodern),做為一種區分的手段,但又同時聯繫起不同理論方向之間的關係。所謂的連續體是被用來做為一個連續的主題,提供一種方法能描繪出這個領域的地圖。從現代主義到後現代主義取徑的這個連續體,其用途近似於許多作者在標示一個大規模思想領域中之主要理論分歧時所使用的方法。我使用連續體這個概念的目的,類似次去區分大規模的參考框架,但希望避開或取代一種認為這些廣泛的、有所區別的框架是必須被巧妙切割的感覺。連續體也使讀者得以去理解女性主義、陽剛特質及性慾特質等次領域實際上同屬於一個相似的廣大領域,共享著相似的主要理論方向。換言之,這使一個性別/性慾特質理論概觀地圖的描繪成為可能,三個次域可能相互覆蓋,或有點像三張放在一塊兒的彩色投影片。

在這本書中,我結合了連續體的形式,並對三種次領域中發現的主要理論趨勢/軌道予以描述,同時也針對特定的取徑以及關鍵作者/關鍵文本給予更多關注。我羅列了五種主要的理論方向,分別聚焦於:(1)人類;(2)(單一的)差異;(3)(多元的)差異;(4)社會權力關係;(5)流動性/不穩定性。這五個方向橫跨了不可動搖的現代主義到強烈的後現代主義,有些理論趨勢中的研究取徑,則是跨越了現代到後現代主義連續體的邊界。在本書一開始的章節中介紹了女性主義、性慾特質與陽剛特質的研究,我指出這些次領域中的取徑是如何支持上述這些趨勢。為了避免過度重複的分析,我將不會在每個次領域中去涵蓋這五種趨勢的討論,儘管我通常會涵蓋其中的大多數。為了充實這些趨勢的意義和指出不同觀點的獨特細節,因此特定的取徑、作者、議題及文本會被仔細審視及辯證。這種「趨勢」方法論拒絕任何解釋,是將該領域視為單一實體,或者必須在不同理論架構的公約數形式間做取捨的說法(參見Young, 1997a; 17)。

與此相關地,我著手進行撰述性別/性慾特質理論分析性概論的方式,是以帶有立場的去審視介於次領域、理論與理論家之間的爭論,而非僅止於描述不同的觀點。這樣的爭論非常清楚地顯示我們無法在整個領域中尋求唯一的答案或觀點。除了複雜性,更為重要的是以一種易於理解的方式呈現這個領域的概論。基於這個理由,我使用了無論是專家或是對這個領域感到陌生的人都能理解的語言風格。我也採取了一種「漸進的」(incremental)模式,亦即上述那些複雜的研究取徑、概念及符號,在本書中不會只被介紹一次。雖然「一次購足」(one-stopshop)這個方法,可以於某個新元素第一次被提及時提供非常完整的解釋,但這個方法卻往往導致令人無法招架的資訊過度提供。相形之下,累進的模式建立起連續的分析層次,讓相關資訊更容易消化以及更具情境導向(context-specific)。這意味著,比方像是「後現代主義」這個術語可能會在書中多處及在不同脈絡下被討論,並且逐步增加探討的複雜程度。那些希望同時取得精要定義的讀者,可藉由書末的名詞解釋或索引而快速找出名稱/術語多種用法。名詞解釋中的專有名詞首次出現於主要章節時,會以粗體字來呈現。

本書試圖去平衡與結合兩件事:一是強調對多種觀點進行質問:另一是著重於提供一種廣博的、系統性的,彼此密切相關卻易讀的綜述。我的目標是去引發讀者注意,建立並保有一種批判焦慮的效用,而非期待讀者全盤接受各種觀點,包括我個人對這個領域的描述。

肆、結論

本書的內容、原理及方法論,絕非是要提出一個最終的答案,而是有必要提供一個窺探性別/性慾特質理論領域的窗口。這扇窗的本意是使廣泛多樣的觀點獲得應有的重視,而不排斥其他的論點。在《快感的享用》(The Use of Pleasure,譯者按:傅柯著作《性史》中第二卷)中,傅柯(Michel Foucault, 1990: 8)表示:「一生中有時會懷疑:是否一個人能思考……並且用不同的方式去理解認識……是絕對必要的」。對我來說,性別/性慾特質領域確實為我提供了不同的思考機會。我希望這本概論的書,至少向你傳達了此一領域的若干生命力。

前往購買Dr. Love潤滑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