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男人愛說謊,女人愛哭之四十三

如果你認為某人對你說謊,試著假裝你相信他的每一句話,到最後他會因為對自己的表現過度自信而露出馬腳。

試著讓說謊者再重複他剛剛撒的謊話,箇中好手因為經過無數次的練習,他們或許可以再說出和前一次相同的答案。然後,暫停一下,讓這些說謊者以為他們已經安然度過,然後再要求他們重複第三次。因為沒有預期到會有第三次的演出,他們早已卸下心防,這一次他們給的答案就不完全一樣了,故事聽起來也有所出入。

因為撒謊帶來的壓力,說謊者的音調也會變得較高。如果他收到夏綠蒂傳來的簡訊,卻謊稱對方打錯號碼了,或是他從來沒聽過這個人,妳又注意到他像金絲雀嘁嘁喳喳地解釋著,那麼就在妳的嫌疑表單上記上一筆吧。

如何聽出弦外之音

你曾經遇過有些人講話一開始很有說服力,但是話說得越多說服力就越弱的情形嗎?

我們來檢視一些最常用的字句,這些字句可以拿來判別對方是否試圖隱藏真相,或者他們言不由衷的在誤導你。一些字眼像是『坦白說』、『說真的』、『老實說』通常都表示說話的人本身並沒有像自己聲稱地那麼坦白、那麼真誠和老實。敏感一點的人下意識都能解讀這些字眼背後所代表的意義,而且馬上會有『直覺反應』告訴自己對方正試圖騙自己。例如,『老實說,這樣已經是最便宜了』。解讀後的意思是,『這並不是最好的價錢但是你說不定會接受』;『我愛你』要比『我真的很愛你』要可信得多;一聽到『毫無疑問地』就不由得令人生疑,而『不用懷疑』絕對是一個警訊。

『相信我』通常意思是指『如果能夠讓你相信我,你會為我做任何事』,一個人說『相信我』這句話的程度要視欺騙的範圍有多大而定,對方覺得你大概不會相信他的話,或者他說話的內容不具說服力,所以自己就先加了一句『相信我』、『我不是開玩笑的』以及『難道我會騙你嗎?』等等這樣的詞句。

如果你真的誠實、坦白、可信、老實,你根本不必去說服別人來相信你。

對稅務人員撒謊和對你老婆撒謊有什麼差別?

如果被抓包,稅務人員還是會想把你榨掉。

有些人不小心養成了用這些詞句的習慣,他們下意識地使用這些詞句帶出真實的內容,卻往往讓原本真實的東西聽起來變得不真實。問問你的朋友、親戚和同事,在和你對話的過程中,是否有發現到這些辭彙,如果有(這非常有可能),你就不難了解為什麼有些人總是不願意和你建立互信的關係。

而像『OK』、『對吧』這樣的字眼會給聽者一種被強迫被受的感覺。『你也同意,對吧?』聽者被迫要回答他的『對,』即使他根本不見得同意講者的觀點。『對吧?』同時也顯示出講者對聽者的聽力和對話理解能力有所質疑。

『只』

『只』這個字常被用來降低接在後面的句子的重要性,好減緩說者自身的罪惡感,或把不愉快的結果所可能招致的指責撇開。『我只需要你五分鐘的時間』,這句話最常被會浪費時間的人拿來用,以及那些會占用你一個小時之久的人;而『我需要你五分鐘的時間』就很明確,而且聽起來可信得多。『只要十分鐘就好』這種說法通常泛指二十到六十分鐘的意思。『只要四九九元』、『只要一千九百元保證金』通常用來說服別人這樣的價錢是很低的。『我只不過是個平凡人』是那些捅了摟子卻不願意負責任的人絕對會說的話。『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愛你』是那些其實想要說『我愛你』的膽小鬼的面具;而當男人說『她只是朋友』時,沒有一個女人會相信他。

當你聽到有人說『只』的時候,你要思考為什麼這個人要降低自己說話內容的重要性。是因為缺乏自信心說出自己真實的感受?還是他們刻意想隱瞞實情?或是他們想避開自己應負的責任?仔細檢視他們話裡的『只』,詳加思索對話的前後文,就能發現答案。

當別人說『我試試看』

『試試看』通常都是表現長期未達水準和失敗的人,事先聲明自己可能不會成功,或預測自己會失敗所會說的話。當被要求對一段感情忠誠時,他們可能會回答『我試試看』或具有同樣意義的『我盡量』,這兩句話都預言著即將到來的失敗,解讀這幾句話的意思就是,『我不知自己是否有能力做到』。

當這個人最終還是失敗時,他會說『我已經盡力了』,這明他本來就意願不高,或對自己的能力信心不足。當你聽到這一類的話時,應該要求這個明確表態『會』或『不會』,或者『要』或『不要』。因為寧可一開始就表明不想做這件事,也不要『試試看』然後失敗。『試試看』跟『有可能』不過同樣是用來安慰自己的話罷了。

『無意冒犯』以及『我完全無意冒犯』表示說者對於聽者的尊重寥寥無幾或者完全沒有,甚至還有點輕蔑的意味。『非常感謝你的建議,我無意冒犯,但是請容我這麼說,我不認同你的看法。』這等於在拐彎抹角的說:『簡直是一堆屁話。』是在反擊聽者,同時又拿個軟墊子接住他。

以下是一般常見拿來說服別人相信講者說的是實話的句子,其實事實上他們只是想說服你相信他講的話。但是記住並不是說了這些話的人一定不誠實,還要視內容而定。

『相信我』

『騙你幹嘛』

『坦白說』

『我老實告訴你』

『我為什麼要騙你?』

『我對你完全說正經/說實話/說真話』

『我像會做那種事的人嗎?』

另外一種常見避免被抓包的伎倆則是,說謊者常常撥出一些具威信的人以掩護自己免於責備。以下是幾個常見的例子:

『有老天爺為鑑』

『我對著我媽的墳墓發誓』

『讓上帝來做我的見證人』

『我對天發誓』

『不然我願被天打雷劈』

這裡講的並不是指虔誠的宗教信徒,這些人根本不覺得需要拿他們的信仰或教條來取信於你,因為他們隨時都在實踐自己的信仰。你絕對不會聽到教宗說:『我對我爸的墳發誓,如果我所言不實,出去就被天打雷劈。』

同樣的,有些人會搬出自己所屬的團體,或者是他們曾經獲得的獎項,甚至搬出自身的家訓來取信於你,下列說法你可能並不陌生:

『我父母告誡過我不可以這樣』

『我是忠心的員工』

『我是某社團或某俱樂部的成員』

『我不是那種人』

『我不會為了這種自甘墮落』

『我曾經得過(獎項)』

重點在於真正品德高尚的人不需要再三向別人證明自己,他們時時遵守自己的信念,而你也看得出來。上述的說法都是用來避免直接回答問題時的藉口。

利用電腦抓騙子

隨著電腦科技日異月新,拜科技之賜目前已經有三種有意思的方法可用來測謊。測謊器是目前最眾所周知的謊言偵測器,利用人體的呼吸、相對的血流量和脈搏來判別。如果某人在說謊、測謊器可以馬上偵測出他生理上的變化,包括心臟跳動次數增加或減少、血流量、呼吸和出汗的變化等。如果這個人很誠實就不會有類似的生理變化。測謊器的準確度目前仍有相當大的爭議。根據美國測謊協會(American Polygraph Association)表示,過去二十五年來已經有超過兩百五十份的研究報告,證實測謊器是準確的。近來的研究更指出新一代電腦化測謊系統,準確度幾乎高達百分之百。這種儀器現在在美國電視上的談話性節目都可以看到,它們被用來判別來賓是否有罪,或對伴侶是否忠誠。

聲帶會說話

所謂『聲音壓力分析』是藉由電子儀器,透過企圖欺騙時所產生的壓力,來判斷欺騙意圖的真實性和程度的大小。這種檢測儀器能偵測到人類的生理反應,例如決定『打或跑』的反應。這項科技據說對電話或錄音帶的效果特別好,而且製造商聲稱準確率高達八成。可攜帶型一台大約五十元美金。人在說謊的時候因為聲帶的血流量變少,導致說話聲音張力改變,這種儀器就是利用計算聲音的壓力變化來進行判別。在總統選舉期間,《時代雜誌》的記者利用這種機器分析高爾和布希。結果顯示在他們三場辯論會中,布希總共說了五十七個謊,而高爾說了二十三個謊。

前往購買Dr. Love潤滑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