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男人愛說謊,女人愛哭之四十五

在已發展國家裡,接近退休年齡的人數正以驚人的速度在成長中。因為醫藥進步,現今過著退休生活的人數不僅比例很高,而且壽命也越來越長,退休後存活超過十年的人數目前已是雨遺去六十年來的兩倍之多。

一九四○年以前,壽命超過六十五歲的人只占很小的比例,那些沒有經濟能力的人只能餓肚子、一直工作到死亡,不然就只能靠兒女奉養。

從一九四○年代到二○二○年代,估計人類平均壽命將從四十六歲延長到七十二歲,壽命延長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到了二○二○年,預計將有超過十億的六十歲人口。

嬰兒潮問題

一九四五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全世界的生育率暴增,帶來了所謂的『嬰兒潮』。這些嬰兒出生於一九四六年到一九六四年間,總計約有七千六百萬人,此刻他們已屆退休的年齡。

每個老人心中都住著一個年輕人──總是想不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已開發國家現在被迫投入更多預算來幫助和照顧老年人口。

很多國家現在已經開始為國人的退休計畫設置強制性獻金,但是目前面臨的主要問題是獻金來源的在職的人數遠不如退休的人數。以美國為例,兩者比率已經從一九五二年的九比一降到現在的四比一;日本到了二○一○年時,每一個退休者將只剩不到兩個在職者在供養他。這是因為日本人的平均壽命比其他國家都高,據估計出生於一九九三年的日本女性,平均壽命可望達到八二點五一歲,而男性的平均壽命可望達到七六點二五歲。

各國政府現在正積極解決這個問題,各金融機構也全力搶攻個人退休理財規劃的市場,書局的書架上堆滿了經濟獨立以及退休計畫之類的書籍,而退休諮詢現在已經變成熱門的行業。但是有兩個很緊急的問題卻被大家忽略了:第一,退休對男人在心理層面所造成影響;第二,女人如何和她們的另一半相處,以及如何處理退休對他們生活所造成的影響。

葛拉罕的例子

葛拉罕一直認為退休後若能住在海邊,一定會像度長假一樣開心,他可以完完全全享受田園詩歌般的幸生活:做日光浴、游泳、在外野餐、睡到自然醒和完全放鬆。剛開始幾個月裡他的確過著他想要的生活,但是退休的憂鬱感隨即襲來,而且非常嚴重。

他和太太露絲在海邊買了一棟漂亮的房子,空間寬敞又有花園和游泳池,他遞出辭呈後,不到兩個星期的光景就搬進了這棟房子。他們滿心期待著平常假日才有的快樂時光,但是葛拉罕並沒有發現,忙裡偷閒和一輩子都過這種假期生活,其實是不同的。

跟許多已屆退休年齡的男人一樣,工作一直是葛拉罕多年來生活的重心,四十多年以來,他每天起床後心裡很清楚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如今,這是他人生中竹一次不知道該做什麼事,他開始煩惱該怎麼打發時間。從前在職場上,他叱吒一方並且受大家尊敬,他位居要職,參加各種會議,訓練新人並且為大家解決問題。然而現在在海邊,沒有人認識他或者希望他提供寶貴的意見,以往的地位已不復在,他開始想念在工作上與人互動以及腦力激盪的日子。如今他無法再為人解決疑難雜症。

他突然覺得自己已經從工作的快速列車跳到海邊的騾車。不再像以前為了節省時間而同時做兩、三件事,反而故意拉長每件事的時間好填滿他的行程。他原本還期望公司會打電話來尋求他協助,但這個希望也落空,跟以前同事聯絡的電話也越來越少。昨天他還是個大人物,今天他已經是個隱形人。

葛拉罕為突然失去生活重心所苦,因而很快地轉向露絲尋找更多的關注,在她身邊團團繞。他最喜歡、最常問的是『午餐吃什麼?』在他退休之前,露絲高興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她分秒都在應付他,他們的關係已經開始緊繃。過了一段時間,情形終於緩和下來,葛拉罕和露絲交了新朋友,事實上,由於過多的午餐和晚餐聚會,葛拉罕不久就變成減肥中心的會員。他已對日光浴感到厭煩,不常游泳也很少在花園裡幹活兒。唉,他現在已經變成以前根本沒有機會當的那種人。他現在每天都在想工作的事,甚至晚上還夢到工作。他懷疑自己的健康出了問題但是從沒有告訴任何人,連對他的醫生也沒說。突然間,在他夢想的退休生活開始後十八個月,葛拉罕心臟病發作而且很嚴重。

一個在商界頗負盛名的企業鉅子參加他退休後的第一場雞尾酒會,他環顧四周看到一位非常迷人的女士然後筆直地朝她走去。『妳好,』他握起她的手說:『我想妳一定知道我是誰。』

女士一臉茫然看著他說:『我不知道,不過你可以去問酒會主人,他一定可以幫你想起來。』

性別與退休

藉由男人跟女人處理年紀增長以及退休的方式,可更清楚地看出兩性大腦結構的不同。女人在現今職場上占了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五十的人力,你或許認為她們退休後面臨的心理問題和男人一樣,但是由於男人和女人的大腦結構以及對事情輕重緩急看法不同,因此退休後面臨的心理問題有非常顯著的不同。對男人來說,退休是十足的災難,嚴重者甚至讓他們提早死亡。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中樂透或繼承一筆龐大遺產時。事情發生的越早,男人的經歷就越悲慘。

大多繼承龐大遺產和中樂透獎的男人最後都落得破產、生病及早死的下場。

許多書籍與研究都在探討如何解決男人退休後所面臨的問題,但是對於退休或身為家庭主婦的女人卻鮮少有這方面的資訊,因為她們的主要問題就是如何對付剛退休的男人。

當獵人不再打獵時

有好幾百萬年的時間,男人都是過著一早起來就外出打獵、為他的家人找食物的生活。男人對於生存的貢獻目標既清楚又簡單──尋找可吃的獵物然後捕殺。因此,男人的大腦逐漸演變出一個特殊的區域以提升他的成功率,這個區域就叫視覺空間區域,專司速度、角度、距離及空間座標的測量,對於現代的男性則有助於他們倒車入庫、看地圖、在高速公路上狂飆、設計電動遊戲、打球類運動以及攻擊移動中的目標。簡單說,這是大腦專司狩獵的區域。下圖綜合了五十名男女的大腦掃描圖,黑色部分代表大腦正在運作中的空間區域。

數萬年來男人的主要工作就是打獵,所以上圖現代男人大腦的掃描結果是非常合理的。而女人則逐漸演變成家庭守護者,兩性的角色都在確保下一代的生存。他們的大腦依著不同的職責,各自形成有力的區域,如追捕三十公尺外奔跑中的斑馬絕不會是女人的職責。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女性的大腦中,運作的空間區域會這麼少了。

以往的狩獵者如何變成累贅者

十八世紀末,農耕技術的進步意味著狩獵已不再是食物的主要來源。男人不再因追趕獵物而被需要,為了彌補這所帶來的沮喪,男人尋找了兩個替代品:工作和運動,兩者都隱含了狩獵時具備的要素:搜尋、追逐、瞄準以及攻擊目標。

因此,現在的球類運動有百分之九十起源於西元一八○○年到一九○○年之間,在當時是被拿來當做狩獵的替代品,也再次證明了為何大部分男人如此沈迷於工作和運動而女人卻不會。

現代運動其實是代替狩獵所衍生出來的結果。

緊接著二十世紀又給男人帶來了更大的打擊──退休。不但不再需要去追捕奔跑獵物,更糟的是再沒有事情需要他們。現代男人退休後的問題也正在於此。他們大腦的狩獵功能仍然完全正常,卻已經沒工作了。雖然配備齊全卻毫無用武之地。不僅如此,他現在正坐在偏僻的海灘上,沒有人認識他,甚至沒有人在乎他。

你知道所有的答案卻乏人問津,這就是退休。

前往購買Dr. Love潤滑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